《兇靈在線》 第一節 引子 引子 咸陽市。/。qΒ5// 10月24日23:04分月黑風高之夜。由于已至深秋,天氣十分陰冷。 陸建坐在電腦桌前,在敲下回車鍵的一瞬間,道了聲:“大功告成”。 剛才聚精會神的做著一件重要的事情,直到現在,陸建終于有了些微寒意。心忖,自己衣服并沒少穿,為什么還是覺得冷? 難道是因為剛看了《她死在qq上了》的心理作用么?由于一直全神貫注在電腦屏幕上,起身一看,才注意到窗子居然是開著的!難怪冷風嗖嗖的。 “嗬,分明是自己嚇自己。原來是忘了關窗了……真有子山,那老子就是馬鳴! 想畢,陸建去關上窗,繼續上他的網,qq和msn都開著。 看看誰在線,嘿,玩玩他。 很快把目標鎖定了msn上的網友“野貓”。 懷著興奮的心情,打開msn的對話模式。 風行說: 嘿……看過《她死在qq上了》這篇文章沒?經典。 野貓說: 沒有呢,我對網絡上的文章沒興趣。 風行說: 老兄,看看吧,不錯的文章?赐旰,我告訴你個秘密。 野貓說: 無聊孩子,你有什么秘密。 風行說: 貓哥,你老婆不是很無聊,經常問你要好玩的東東么。你自己看看,覺得“弓雖”就給夫人看看唄。 風行,也就是陸建。他剛看完《她死在qq上》,意猶未盡,灌了口雪碧,舌尖舔著嘴唇,雙手熟練的敲擊著鍵盤,和msn上的網友野貓侃大山。 野貓被打動了,決定去看。風行估計“貓哥”大約30分鐘后就能看完這篇文章的,他留意了一下電腦上的時間:23:16分。 聽完一首mchotdog的“韓流來襲”,msn有回應了。 軒玥說: 便便,看看cansno,弓雖! 風行“嘿嘿”一笑,回道: 寶寶,我是第一個發現的。你落伍了。 軒玥說: 有什么證據?我說我是第一個發現的。娃哈哈哈,你信么。 風行說: 你(作者注釋:萬網,中國最大的域名注冊機構)看看,這個域名的所有者。 軒玥沉默了幾分鐘。風行的msn又“咚”的一聲。 軒玥說: 啊呀呀,你夠bt啊~小子! 在下對你敬仰之情,猶如滔滔江水,連綿不絕,又如…… (省略5千字) 軒玥依風行之言,查出了此域名的注冊信息。 registrant: lujianxy(uzuakqygzd) shanxishengxianyangshixidiansangongsi null domainname:cansno administrativecontact: lu,jian(vcroawnygi) shanxishengxianyangshixidiansangongsi xianyang,shanxi712021 0910-33248720910-3324872 technicalcontact: lu,jian(dybxkuzyzi) shanxishengxianyangshixidiansangongsi xianyang,shanxi712021 0910-33248720910-3324872 recordexpireson22-oct-2003. recordcreatedon22-oct-2002. databasstupdatedon25-oct-200211:00:40edt. domainserversinlistedorder: ns1.520dns218.5.77.41 ns2.520dns202.108.28.35 這不就是風行注冊的么…… 軒玥說: 寶寶你準備怎么將此域名發揚光大呢。 風行說: 先做個嚇人的網頁再說。我做網頁水平不行啊,你就是最好的人選了。哈哈 軒玥說: 最近寡人覺得了無生趣的,嚇嚇人也可以偶爾活動一下筋骨。 佛曰:“嚇人是一種藝術,是絕對適合男女老幼滴” …… 于是,風行與軒月密謀策劃嚇人網頁的內容。 經過一番激烈的討論。 軒玥說: 缺張女人的照片,最好嚇人點的,老照片最好! 風行說: 老照片……好,俺們就學學作者,使用狗狗(google)去搜一搜。 約摸找了5分鐘,風行貼出了一個地址給軒玥。 軒玥看完,感慨: 我活了20多年了,今天第一次佩服你。 風行說: 你這是第二次說。 軒玥說: 呵呵,這張三十年代的女藝人照片,還真是適合嚇人: 1、照片本身不清晰。 2、兩只眼睛十分模糊,嘿,象兩個血洞。 3、她還帶著笑。 風行說: 那準備怎么處理?! 軒玥說: 搞成sh,然后放進一段佛經的錄音,一定會唬住一些小朋友的。 風行說: 簡直不謀而合,俺們找貓哥去做。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第二節 網站 “貓哥”做sh的水準是“公認”的。/.qΒ5/基本上國際動畫設計大獎、國內sh杰出設計獎,都與他沒份,但是他的水平也足夠唬住一些“小朋友”的。軒玥和風行均對他有信心。 風行馬上發消息給“野貓”。 野貓回話了: 感覺還可以嘛…… 不過我發覺了作者有幾個地方寫得不夠好。 1、沒有將恐怖的氣氛進行到底,通,F在的恐怖電影都留個懸念。 2、破解論壇,還要帶個什么軟盤干什么,多此一舉,弄出admin密碼就行了唄……明顯這方面知識不懂。 3、那張照片,解釋的牽強了些,誰拍的?子山?梯云縱? 4、論壇發貼都是按照服務器時間顯示的,就算那個什么舟在外星球發貼,顯示的時候也不可能出時差。 5、子山就這么消滅在c盤了?馬鳴的理論就真的成立么?!子山真的會掛么?! 6、你佩服我么? 風行沒想到野貓不但看了,還看得很投入,并且將“學習與批判的態度”運用在了這篇“鬼文”上。 風行說: 沒想到你有點腦子。 你打開cansno看過沒? 野貓說: 文章胡扯的。難道有? 野貓試過后,同樣驚嘆道: 誰這么bt?!作者?子山?…… 風行說: 佩服我吧,是我注冊的域名。想不想加入我們“暗黑三人組”?發揚恐怖的精神。把恐怖進行到底! 野貓說: i服了u。有搞頭么?……我想想。 正在野貓思量間,風行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時間0:00點。 忽然,他發現qq的企鵝圖標變成了灰色的“離線狀態”。 乖乖! 風行從腳底到頭頂,全身涌上一股寒意,臉上泛起麻麻的感覺,汗毛直豎! 莫非子山來了……周圍靜的瞬間只有自己的呼吸聲。 正在恐慌之際,msn發出清脆的響聲!斑选 這一聲,猶如佛經貫耳,讓風行忐忑的心緒得以平緩。風行開始有點熱愛msn。 野貓發話了: 好像有點搞頭。不過我最近很忙。公司里面還有很多事情要做。 風行先一狠心,卸載了oicq,這才定下心來,回了野貓的話: 他奶奶的,剛才qq掉線,老子以為子山來了。哈哈哈…… 野貓說: 嘿嘿,小子,腦殼壞掉了?這世界上會真有鬼么?如果真的有鬼,那我就是如來佛祖。 聽到野貓這句話,風行如釋重負,暗罵自己膽小。 回道: 那我不就是如來佛祖他網友了?! 于是兩人會意,復制了一連串的“笑”。 為了堅定“野貓”加盟的信念,風行犧牲了不少腦細胞,大約打了5、6百字的說辭,“野貓”心動了!鞍岛凇比私M把軒玥的構思半個小時后變成了現實。三人同時以天才自居。 風行打開了cansno。 音箱傳來了一陣陣佛經(往生咒),電腦屏幕里,黑色壓抑的網頁背景中一張女人照片若隱若現。幾秒鐘后,網頁上還會忽然冒出血紅色的“上路吧”三個字來。再看看自己添加的一行文字“我還會回來的子山”,風行嘴角微揚,心里面相當得意。 嗯,肯定能嚇唬不少膽小的男男女女吧?赡苓會有人不敢開qq了。 嘿嘿…… 風行對暗黑三人組的勞動的成果,表示滿意。佩服自己犧牲80塊大洋注冊了cansno這個國際域名。本來還為80塊心痛的他,已經覺得精神上的滿足超越了金錢的得失。也許,這就是知足。 風行和軒玥是同在一家網絡公司工作的。倆人同時也是死黨。 第二天早上,他們都史無前例的提早半個小時到了辦公室。招來若干同事詫異的目光。誰能料到他們“勤快”背后的真正目的呢。 果然,兩人急沖沖打開電腦。為了共同審視自己的“偉大作品”。真有點英雄識英雄,猩猩相惜的味道。 風行扶著軒玥的肩,笑道:“你說,我們要是能恢復殘星樓舊貌,好像也不錯嘛! 軒玥說:“這個,難度比較高,野貓最近恐怕沒空搞得這么復雜吧! 風行自我安慰地說了一句:“也是,這樣也不錯了。我們拿這個嚇嚇咱公司的美眉咋樣?” 嚇完公司美眉,嚇完了公司所有可以嚇的人后。兩人把鬼故事的網站地址找斑竹發到了boxbbs上,題目為“她死在qq上cansno更正網址”。 這是一個網絡游戲論壇,風行和軒玥每天必上的論壇。工作之余,他們就和另一個哥們,叫樓心月一起搞boxbbs(文中提到的搞字,并無其他含義,理解為建設的意思比較好)。 box論壇有一名為“新聞八卦”的版塊,可以算是這個網游論壇的文化區。里面是百家爭鳴,無事不談!端涝趒q上》這篇文章即是box一位叫“午夜陽光”的網友轉的(原作者不祥),要不然也沒有暗黑三人組的下文了。到目前為止這篇文章已經有3千多的瀏覽次數。1百多個回復?梢,相當的熱門。 網友看了這則消息紛紛稱奇。誰能料到這是box“高層”耍的伎倆。之后,風行找樓心月在八卦區開了一個名為“inte有鬼”的板塊。 晚上回到家中。 風行通過msn繼續與暗黑三人組的成員討論著共同的杰作。 三人一起進入msn的多人會話模式。 風行說: 俺現在有些不明,這個cansnow是什么意思。 軒玥說: 呵呵不知道按照英文的意思是“能、雪”。怎么也扯不上殘星樓啊。 野貓說: 你們一個個神經過敏,難道作者不可以瞎掰個域名么。 依我看來,只要沒人注冊的域名他就可以作為小說中所提的“殘星樓”的域名了。 軒玥說: 只不過作者本人也沒想到我們的陸大少真會去注冊。而且我們“暗黑三人組”居然會將恐怖進行到底。哈哈。 風行說: 野貓,能不能抽空把那個sh再改嚇人些。 野貓說: 怎么改? 風行說: 你看能不能加點灰塵的效果。然后人能不能再模糊點,隱隱約約的感覺最好。 野貓說: sh做不到灰塵的效果。好像maya能做到,你總不會因為嚇人叫我去學maya吧…… 軒玥說: 我倒覺得,嚇人也嚇夠了。不如咱們把cansnow真的做成文學站好了。 風行說: 嗯,也對。這樣吧,咱們把站點連到boxbbs的inte有鬼討論區。你們覺得呢? 于是三人決定改變cansno現有的面貌。合力發展文學站點。也許cansnow會是將來中國最熱的因特網鬼文化站點。一想到這點,自豪感油然而生。 軒玥說: 野貓,你去改網站吧。我餓了,去吃夜宵嘍。 風行說: 是啊,我也餓了……嘿嘿 野貓說: 好吧,你們上路吧 風行說:…… 軒玥說:…… 野貓說: 哈哈大家小心知識來…… 野貓已離開對話。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第三節 偶得 陸建真的餓了,便出去打牙祭。\\。qb5 離家不遠處,有一間“北方餃子館”。半年前就開張了。 由于附近只有這么一家夜間經營的店鋪。所以生意一直紅火。老板和老板娘都是東北人,待客十分熱情。 陸建是個夜貓子,一般都得折騰到1、2點種才能入睡,更何況餓著肚子是睡不著覺的。于是,上餃子館,就成為陸建睡前的必修課。 在寒冷的天氣,吃著熱氣騰騰的牛肉餃子,也是一種享受。 老板正與一位穿著樸素的年輕人聊天。 幾句話吸引了陸建。 老板:“這么說,凡是生病都是邪氣引起的?” 年輕人:“對,所說的‘邪氣所湊,其氣必虛’,所指即是,人體內由于各種內外原因而生病。按照傳統中醫的理論,均是‘散則成風’也就是邪氣,‘聚則成形’也就是病灶或腫瘤! 陸建干咳一聲,打斷道:“我說,那撞鬼呢?是不是邪氣入體。呵呵” 年輕人轉過頭,朝陸建微微一笑,說:“怎么,這位哥們對鬼神之說感興趣?” 陸建打量著年輕人。 他皮膚白凈,雙目有神,鼻梁挺直,嘴角略帶笑意。上身著一件黑色低領毛衣,下身則是白色休閑褲,黑色皮鞋?瓷先ハ喈斁。 “好像比我帥”陸建暗道。想畢,“哈哈”一笑,說:“只不過今天上網看了篇鬼故事,剛好聽你們說什么邪氣,說的有些道理,就來胡扯唄! 這時老板起身說:“我去做事,你倆慢聊!苯o了兩人一個笑容,老板轉身去廚房。 年輕人目送老板離開,悠悠道:“鬼神之說,信則靈,不信則已! 陸建似乎覺得此人有點危言聳聽,蹙眉說:“這句話,我不太明白,難道我相信有鬼就有鬼了么?” 年輕人一臉肅容,說:“小時候我撞過鬼……” 嚇……陸建雙眉緊縮,半信半疑。點頭示意年輕人說下去。 “當時,我家附近是個屠宰場,我和我哥一起去參加一個喜筵。小時候不懂事,幫我哥代酒,喝了個半醉。我們哥倆準備回家,只剩走過一條小道就要到家門口。我忽然暈倒了。那時候感覺眉心被什么東西牽引著。忽然全身失去知覺,感到四周一片黑暗,什么也看不到。那種感覺,比死還可怕……后來,我哥幫我背回家,第二天才恢復知覺。我敢肯定那不是喝醉的感覺! “那是什么?”陸建打斷道。 “鬼、上、身!蹦贻p人一字一頓的說出。陸建不由打了一個冷顫。 “由于這個原因,我研究過很多書籍。道家、佛家各種玄學都拜讀了不少。借助前人的基礎,自我總結出一套鬼神的理論! 陸建當即贊道:“高人啊,我洗耳恭聽! 其實心想:管他說的是真是假,學了可以拿出去繼續嚇人,那就達到目的了。 年輕人說:“剛才你說的,邪氣入體是否就是撞鬼這個話題,我們可以繼續下去! 陸建說:“好,請說! 年輕人說:“鬼,按照我的理解,通俗的講可以分為兩種。一種為‘內鬼’,一種為‘外鬼’。我先說說什么是‘內鬼’。道家學說,邪氣入體,會得病。比如,進入你的肺,也許會感染風寒。進入你的四肢,也許會成為風濕等等。邪氣也有強弱之分,所以生病也有輕重之別! “嗯嗯”陸建表示同意。 “一旦邪氣從你的眉心侵入,而你無力抵抗,就是中邪。邪氣若盛,則是鬼。眉心就是人的元神所在。一旦元神被邪氣所控制,你就喪失了正常的行動和思維能力,完全被鬼所控制。你用手指著眉心,會有癢癢的感覺,因為眉心是元神聚集之地,是最敏銳的部位。一般人在體弱多病,或意識薄弱之時,往往易感邪氣! “高見!”陸建驚呼,接道:“這么說,你喝醉酒,也就是意識薄弱,加上你家附近是邪氣較強的地方,所以被鬼上身……” 年輕人點頭,說:“嗯,這就是普通的鬼上身,中邪之說,不會有太大的危害,基本上只是影響人的思維和行動,不會直接產生生命危險。我所說的內鬼,一般也就是人的意識薄弱所產生的。一個身體健壯的人,通常情況下也不會中邪。這個世界是矛盾的,事物均有兩面性,有生既有死,有光明,就有黑暗,有正氣必有邪氣! “外……鬼呢?”陸建的聲音有些輕微的顫抖。 也許為了緩和一下氣氛,年輕人說:“我的話,你完全可以當作天方夜譚,因為我說了,鬼神之說不信則已! “外鬼。就是通常所說的厲鬼,冤魂。就算你意識再強,也不一定能抵擋得了冤魂復仇。我先問你,你知道氣功么?” “這個,氣功?知道。我媽以前生病就練氣功!标懡ù。 “氣功,是人類挖掘潛在力量的一種主動修行。然而特異功能卻是人天生具有的,或者經過周圍環境的影響,后天造就的,不需要去主動修行就能達到。據說特異功能可以透視、遙視、思維傳感、預知、意念移物、意念治療、靈魂出竅、附體重生、幻影續存等等。外鬼,和特異功能同一個道理。一個人死前的意念強到超脫**也可以留存,或者在空氣中漂浮,或者寄存在一棵樹上,這就成了外鬼! 陸建聽完,渾身起雞皮,說:“被你說的都不敢睡覺了,這么說,還真有鬼?” 年輕人神秘一笑,說:“如果你相信的話,我就是鬼。如果你不信,我就是人。你碰一下我的手看看,呵呵,我是真實存在的,不用這么害怕嘛! 陸建說:“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影響我的感覺器官! 說罷,兩人相視大笑。 陸建要了15個牛肉餃子,聽年輕人說的入神,所以還沒吃完,碗里剩下的餃子都涼了。 年輕人說:“不好意思,耽誤了你吃夜宵,要么我請客,我叫老板再來一碗餃子吧! 陸建說:“不必了,我聽都聽飽了。呵呵,能認識你很高興。我是迪網科技的!庇谑沁f上一張名片。 年輕人雙手接過名片,說:“我是無業游民,不好意思勒,沒名片。如果你感興趣的話,送你一張我手抄的經文。放在床頭,或許有點心理作用! 陸建接過一張發黃的紙,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。仔細一看內容:“如是我聞。一時佛婆迦婆住舍衛國只陀樹林給孤獨園……” 赫然是《金剛般若波羅蜜經》。 年輕人見陸建將經文收入懷里之后,說:“呵呵,為了保持點神秘感,就此告別了! 陸建心領神會,一直目送年輕人走出餃子館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 有點想問問老板年輕人的來頭。轉念之間,終決定不問。 “鬼神之說,信則靈,不信則已!倍呺[約響起神秘年輕人說的話。 陸建心忖,凡事不一定要弄這么清楚,生活有刺激、有神秘感才夠精彩。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第四節 見鬼 再說軒玥,吃了碗泡面后,又喝了瓶可樂,直到感覺肚子有點漲。全/本\小/說\網 他決定看看野貓的進度。于是打開了cansno。 熟悉的佛經從低音炮的音箱傳入耳內。 “小子,偷懶。竟然沒改網頁! 軒玥發覺站點還是原樣,什么都沒變?纯磎sn,野貓已經不在線。無奈的搖了搖頭。決定親自動手改。打開了dreamweaver(網頁制作工具)。開始編輯網頁。 已經是深夜1點40分?諝庾兊糜行┍,軒玥翻箱倒柜,去找了件大衣披在身上御寒;氐诫娔X桌前繼續開工。 佛經已經念完,只留下那張女人的照片若隱若現的。 嘿,半夜三更的看這個網站,還真有點嚇人吶。軒玥苦笑。 屋外寂靜一片,竟然配合的傳來幾聲貓叫。聽得軒玥直打哆嗦。開始痛恨世界上所有的貓。 軒玥受不了,起身去關窗,走到窗前,遠處傳來女人唱歌的聲音: “我等著你回來我等著你回來我想著你回來等你……關懷……你為么不回來……” 歌聲雖然有點沙啞,不過曲調倒拿捏挺準,雖無音樂伴奏,卻清唱得有些味道。 “kao,哪個女人深更半夜的還在唱歌。吵死了!避帿h輕輕罵了一句。 夜半歌聲實在是比較恐怖的。 窗戶關緊后,軒玥終于安心回到座位上,繼續做事。 軒玥全身貫注的編輯著網頁。不知過了多久,耳邊竟又傳來隱隱歌聲。 這次,居然是音箱里面發出的! 還是那首什么“我等著你回來”。軒玥頭皮開始發麻。 邪門了!一定是錯覺。平時恐怖的東西想多了。難道自己不小心打開了什么網站傳出的背景音樂?! 掀起音箱,聲音又沒了。 軒玥雙手有點哆嗦,操縱著鼠標,檢查電腦上開著的窗口。 一個是網站“殘星樓”的窗口,一個是軟件工作的窗口。 只有兩個窗口!沒開別的站點。啊……那就是野貓更新了站點。用了網頁定時刷新。 此際,耳邊再次傳來了“我等著你回來”。 軒玥點開“殘星樓”那個窗口,看網站的變化。什么也沒變。只有那張照片的女人在笑。依然若隱若現。 佛經早已經停了,取而代之的是女人的歌聲。 查看源代碼!看看野貓有沒有改過網頁。因為野貓使用的是frontpage編寫網頁。完成后,網頁的源代碼會留下: “” 這樣兩行代碼。這就是他是否改動過網頁的證據 軒玥在網頁上點鼠標右鍵!班,查看源代碼” 然后整個人僵住了。 網頁上出現了一個背對著自己的女人。而且居然在動!她端坐著,對著鏡子。一下一下地在梳著頭! 軒玥全身已經麻得失去知覺,口干舌燥,想喊,喉嚨仿佛被人掐住。周圍的空氣象結冰般的凝固了。 想跑,腿似灌了鉛,怎么也動不了。只有瞪大雙眼,直勾勾的盯住屏幕?謶值臏I水已經模糊了視線。 電腦顯示器也在顫動著,女人慢慢的開始轉動身軀了。 露出側面,慢慢的,慢慢的。露出了半邊臉。 眼前忽然一閃,“唰”地一聲,電腦屏幕整個變成了黑色!軒玥看到了…… 一張巨大而熟悉的笑臉! 恐怖化作無邊巨網鋪天蓋地的向軒玥撲來。 他什么也看不到,墜入了黑暗的深淵,只聽到幽靈吟唱“我等著你回來”……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第五節 噩夢 時間不祥地點不祥 街道在昏黃的路燈映照下顯得蒼白而悠長。/、qΒ5\一位短發少年,身著一襲青衫,揮動長袖沿著鋪滿落葉的青石路,向前行走著。 地上落葉的“沙沙”聲與衣袂經風吹動的“霍霍”之聲從街道的一頭逐漸傳到了另一頭。 “到了! 言畢,少年止步。抬頭向街尾轉角處的一幅牌匾望去,匾上書有“殘星樓”三個朱紅色的大字。 似從空氣中飄來悠揚柔美的歌聲:“ 我等著你回來我等著你回來我想著你回來 我想著你回來等你回來讓我關懷 等你回來免我關懷你為么不回來 你為么不回來你為么不回來 我要等你回來我要等你回來 還不回來春guang不再還不回來熱淚滿腮 梁上燕子已回來庭前春花為你開 你為么不回來你為么不回來 我要等你回來我要等你回來 還不回來春guang不再還不回來熱淚滿腮” 少年癡癡的聽完此曲,才回過神來,贊道:“妙哉!庇谑浅皻埿菢恰贝箝T走去。 “我!怎么會在這里?!”仿佛一直尾隨在少年身后的陸建感到驚奇而神秘,不由發問。 此際,耳邊傳來一把聲音:“你在自己的夢境里面,跟著這個人,你將會了解你該知道的東西!闭f話的人正是餃子館遇到的那位神秘年輕人。 嗬!居然是夢中之夢…… 陸建懷揣著濃郁的神秘感,懵懵懂懂地跟著青衫少年進入“殘星樓”。 數百名觀眾,人頭串動,坐在臺下,正在聚精會神地觀看。 臺上一位白衣素裝的女人邊舞邊唱著。 陸建仿佛在看黑白電影般,除了看到“白衣女人”,耳邊只有“我等著你回來”的歌聲。 正覺得奇怪,他忽然意識到,要跟隨的那位青衫少年,竟然不見了。在他留意臺上白衣女人的時候。青衫少年就像人間蒸發般的消失了。 忽然間,自己又感覺就像換電影膠片般,無數模糊的場景在眼前跳過。 接著,白衣女人的身影開始一次次略過,漸漸的清晰,直到陸建看清楚了她的臉。 “天哪!不就是我找來嚇人的那張女藝人照片么?!” 陸建驚魂未定時,觸目驚心的場景發生了: 一個男人的背影,朝白衣女人撲過去。白衣女人不斷的反抗。 白衣女人終究抗掙不過,被男人壓在身下。 男人繼續施暴,白衣女人為了保住自己的貞節,不住掙扎。 一聲慘呼!男人跳了起來,左手捂著耳朵,手背上滲出鮮血來。 惡狠狠的罵了聲“婊子!”,男人右手忽然舉起一塊大石,朝白衣女人砸過去。 血!滿眼都是血。 陸建不忍再看下去,呼喚自己醒來。 “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中斷你的夢,否則你的朋友會有血光之災!蹦贻p人警告陸建。 陸建仿佛看到軒玥伏在電腦桌前,他的電腦屏幕中,出現了一張巨大而慘白的鬼臉,猩紅的血水“汩汩”地從女鬼的眼洞中涌出。 野貓仰躺在地上,嘴張得大大的,雙眼眼球幾乎大到爆裂。 既然別無選擇,陸建只好咬著牙,繼續著夢中場景…… 畫面中的男人忽然回過頭來,沾滿了鮮血的臉沖著陸建猙獰的一笑。他竟然……就是陸建跟丟的那位青衫少年。 “怎么是他?!”陸建問。 “對,人心叵測!蹦贻p人淡淡道。 那青衫少年扛起不再動彈的白衣女人,走到荒野中。 扔下白衣女人后,青衫少年掄動著一把鋤頭,在挖土坑。 良久,坑終于挖好了。青衫少年將白衣女人用力推了進去。一把土一把土地將她掩蓋。 終于,泥土將白衣少女完全蓋住了。青衫少年忽然發出一聲驚呼。 原來,白衣女人并沒有死透,居然從泥土中伸出沾滿了泥沙和血的一只手來! 青衫少年象惡魔般揮起鋤頭,切向那只手。 血水從泥土中翻涌著。直到白衣女人再也無力掙扎…… 陸建目睹此景,不由怒火中燒,這只是在夢里,自己是個充滿正義感的男人!怎么能眼睜睜看著這個惡魔橫行?!他要沖上去殺了這畜牲! 此時感覺身后被人拽住,跑也跑不動。原來是年輕人。 陸建質問;“你為什么不讓我宰了他!” 年輕人說:“如果我不阻止你,你就會打破夢境。你的朋友就有危險。有因必有果……” 年輕人長嘆一聲后,陸建居然發現自己和年輕人已經是面對面坐在餃子館里面。 年輕人笑了笑,說:“你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么?” 陸建愣愣的說不出話來。 “‘死者為大’這句話你應該聽過吧。鬼神之說,可以不信,卻不能不敬。你們用了她的照片做成網頁去嚇人,所以招來了報復。這個女人死前充滿了怨恨,意念強至超脫**,成為一股不滅的怨念,穿梭在時空之中。也就是我所說的‘外鬼’! 陸建倒吸了口涼氣,問道:“那我們該怎么辦?!” 年輕人說:“當時,你用照片的時候沒有察覺這點,身在局中,難免受困。等夢醒后,你自然會知道怎么做! 陸建被這么一說,居然回想起了那一個瞬間: 自己找照片的時候,在那張白衣女人的照片下,有一段不曾留意過的文字,映入眼簾。 “1938年10月,廣州藝人柳殘雪神秘失蹤……事隔五年后,一位農夫鋤地時,發現了一具尸骨,經核查,正是‘柳殘雪’,當時柳殘雪被害事件引起轟動……” 女鬼柳殘雪,是否一直唱著《我等著你回來》,寄居在cansno中;或是因為有了cansno而引出了柳殘雪的冤魂——這本來就是一個無法解開的謎。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尾聲 軒玥猶如大夢初醒,說:“聽完你說的這一切,我真的很慶幸,因為,我還活著。\\、qВ5//” 陸建說:“也許是你一直戴著樓心月送的護身符,所以……呵呵,管他呢,前因后果,又怎可能是我們這些‘凡夫俗子’所能猜到的! 軒玥摸了摸胸前的“開光護身符”,那是四年前樓心月送的。他苦笑著對風行說:“我們還是先打個電話給樓,叫他把網頁改了吧,趁現在是白天呢! 陸建說:“你不準備關閉cansno?野貓今天早上在msn上把我臭罵了一通。我有些后悔自己注冊了這個域名! 軒玥說:“野貓咋樣了?沒掛吧?”說完,一陣開心地笑。 陸建說:“他命大,據說也做了個夢,遇到梯云縱把子山從硬盤里面放出來,要他償命。醒來后上qq發現真有那回事,居然收到了子山的消息……結果啊,嚇得三天不敢出門! 軒玥長長舒了口氣,說:“cansno我們還是開著吧,為了告誡那些無知的年輕人,也算為自己的過失做點彌補,呵呵,我準備留上一段話呢! 陸建用力點點頭,表示同意。 告別了軒玥后,陸建跨出市醫院大門。 邁著輕快的步伐,看到藍天白云,看到陽光灑在馬路上,也看到了繁華都市里真實的自我。 ——完——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風行 蘇州城 某日,一位衣衫不整卻形貌英健的少年,正懶洋洋地在長街上閑逛。/。qВ5\\ 他叫凌小風,是這一帶出名的混混,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,也沒有人敢招惹他。 “他娘的,怎么還不來!”凌小風暗自咒罵著。 他正在等一群死黨,準備與城北的“青龍幫”大干一場。 凌小風是城南“小刀會”的“長老級”人物,從他腰間佩帶的小刀可以表明這一身份,在會中凡有資格隨身攜帶小刀的絕對算是顯赫人物。 “小刀會”的兄弟都頗為敬重凌小風,不僅因為他打架夠狠,講義氣,頭腦機靈,更主要是他有一股天生神力。所以凌小風可以說是下一任老大的不二人選。 其實“青龍幫”與“小刀會”不外是些年輕好斗的少年們組織起來的幫會,雖然不是什么真正有影響力的幫派,但也頗能嚇唬一般人。平常成群結隊上街游蕩,人人避而遠之,好不威風。 言歸正傳。 前幾日,凌小風的兄弟大胖被“青龍幫”的人揍了一頓,這還了得,于是他決定為大胖報仇,這就是“小刀會”與“青龍幫”勢必一戰的導火線。 “小風哥!” 吳大胖等一伙十多名手持鐵條木棍的青年人從一條長巷中涌了出來,嚇得街上行人紛紛退避。 “你們現在才到!上次打架的時候怎么跑得那么快?!”凌小風訓斥道。 吳大胖的圓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,還留著幾道紅紅的爪印,看上去確曾被人狠揍過。 吳大胖神色興奮地道:“不是,我怕人手不夠用,所以去多叫了幾個弟兄,湊了十七個呢,應該能與‘鐵塔’他們人數持平了。咦,陸大哥呢?” 陸大哥便是“小刀會”的龍頭老大。 凌小風道:“陸大哥請衙門的人喝茶去了,今天不能來,有我凌小風,十個‘鐵塔’也叫他倒下,走,弟兄們!” 凌小風信心十足,一揮手,帶著那伙人氣勢兇兇地向城北去了。 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 凌小風與一位身形壯碩的青年在一間陰暗的木屋內,雙方隔著一張八仙桌面對面坐著,身后各自站著一群持械的弟兄。 凌小風帶著自信輕視的笑容望著對方,似乎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中。 對面而坐的那青年便是“青龍幫”的二把手,外號“鐵塔”。 “鐵塔”斜睨著凌小風,嘿嘿笑道:“這件事,純屬一場誤會,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,凌老弟就賣我個面子,小事化無,嘿,化干戈為玉帛嘛,如何?!” 凌小風冷冷道:“你說的輕松,小事?那以后我打你家兄弟,我也說一聲小事化無就行了么?!” “鐵塔”道:“那凌老弟的意思是……” 凌小風道:“除非你們擺一席酒菜,再向本會公開認個錯,本會或許會原諒你們! “鐵塔”臉上的肌肉微微抽動,顯然是動怒了。不過既然是自己提出“和平”解決此事,就須忍讓些。于是深吸了口氣,強作笑臉道:“條件未免太苛刻了些吧,擺桌酒席請各位吃一頓我看沒問題,公開認錯,就免了吧! 凌小風吐了口唾沫,道:“你當我小刀會是好欺負的么,打了我們的弟兄,隨隨便便的一桌酒席就能了事,以后叫我們的弟兄還怎么混,這種和談條件,恐怕小刀會的所有弟兄都不會答應的! “鐵塔”沉聲道:“凌老弟,還是那句話,絕不能公開認錯! 凌小風“噌”地站起身來,“鐵塔”也不由跟著站立起來。 “你到底想怎么樣?不要敬酒不吃,吃罰酒!”“鐵塔”大手重重地拍在桌上說道。 看來“鐵塔”是想先聲奪人,以氣勢壓倒對放,最好能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。 凌小風冷笑一聲道:“我想這樣!” 話還未完,凌小風的拳頭,已經落在了“鐵塔”的鼻梁上。 “砰”的一聲,“鐵塔”高大的身軀向后翻跌開去。 “開打!”凌小風抄起鐵棍一聲令下。 兩方人馬立刻絞作一團,直殺得天昏地暗,雞飛狗跳。 “鐵塔”好容易才從令人發顫的巨痛中清醒過來,捂著鼻子的手上滿是鮮血。整個鼻子扭曲著,鼻骨塌陷。不由得兇性大發,一把推開左右扶持他的兩名弟兄,狂吼一聲,舉棍向凌小風撲去。 凌小風看準來勢,硬架“鐵塔”一擊。 “咣!” 火星四濺,兩人同時震退一步。 凌小風感到虎口發麻,暗想:雖說老子收起四分勁,但這死大個子的蠻力也真是驚人。 而另一邊“鐵塔”更是驚詫:自己一身蠻力,又學過兩年拳腳,那渾小子竟然能硬架住這傾力一擊,自己反而被震得手腕發麻,鐵棍幾乎脫手。當下更是暴怒異常。 一聲震耳欲聾的暴喝聲響起,“鐵塔”又一棍呼嘯而至。 凌小風依舊舉棍相迎,但沒想到“鐵塔”棍身一轉,自己一棍竟架了個空。 凌小風忙身子疾閃,鐵棍擦肩而過,刮破了衣服,在肩上劃出道口子,血從白皙的傷口處滲了出來。 而在疾閃的同時,凌小風鐵棍回拉,反手一記也落在“鐵塔”的小腹處。 “鐵塔”吃痛不住,殺豬般慘叫一聲,頹然倒地。 凌小風大步上前,正要伸手去拎起“鐵塔”,忽一道閃亮光芒向他襲來。 凌小風暗呼一聲“不好”,下意識地向后疾撤。 “嗤”!胸前一涼,隨即一陣刺痛,凌小風的胸口又被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,鮮血從傷口迸出,染紅了衣衫。 “鐵塔”從地上爬起,右手拿著一柄鋒利的砍刀,看著凌小風發出陣陣獰笑。 凌小風捂住傷口,兩眼噴火,狠狠道:“‘鐵塔’,你他娘夠狠,老子宰了你!” 說著,也不懼“鐵塔”有刀,如出籠猛虎般向他撲去。 “鐵塔”見狀大驚,倉皇之下,匆匆劈出一刀,完全失去套路。 凌小風微一側身,一棍全力擊出。刀棍相擊,爆出如驚雷般的一聲。 “鐵塔”痛叫一聲,居然是虎口撕裂,砍刀脫手飛出老遠。凌小風趁勢撞入“鐵塔”懷內。 “咚”地一聲,凌小風已把比自己整整高出一頭的“鐵塔”撲倒在地。 凌小風左手狠狠卡住“鐵塔”粗大的脖子,喝罵道:“娘的!你還敢對老子動刀子!” “鐵塔”被凌小風卡得喘不過氣來,脹紅了大臉,眼中露出了恐懼的神色,雙手死死扳住凌小風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才勉力吐出幾個字:“我……下次……不敢……”。 凌小風此時早已是怒火攻心,氣血上涌,哪還聽得進去,他狂喝一聲,道:“還有下次?!去死吧你!” 說著右手一拳全力向“鐵塔”眉角砸去。 “鐵塔”悶哼一聲,腦袋歪在一邊,眼眶迸裂,左眼突出,眼角滲出血來,額角及太陽穴一片青紫,只是抽搐了幾下,便不動了…… 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@ “殺人啦!”有人大喊。 頓時,屋內亂作一團,“青龍幫”的一伙人爭先奪門而去,再也顧不得打架。竟連倒地呻吟不起的那幾個也趕忙起身,狂奔而去。 凌小風一探鼻息,只有出的氣,沒有進的氣,不由怔立當場,兩手直顫,喃喃道:“真的死了! “小風哥!‘鐵塔’死了?!” “怎么辦?” “小刀會”的弟兄們同樣的驚慌失措。 “小風哥,快逃出去避避,殺人可是要償命的! 凌小風緩緩抬起頭,嘴角抽動,半晌才道:“我殺了人……我也不想這樣的! 吳大胖流著眼淚,嗚咽起來:“小風哥,都……是我,我不好,你、你……打我……出氣吧! 凌小風心如鉛注,看了一眼地上的“鐵塔”,旋即痛苦地閉上眼睛,吃力地道:“大胖,這不怪你,你哭個鳥。全怪我自己一時沖動,現在說這些太遲了,身上有沒有銀子,給我! 吳大胖揩去眼淚,從懷中掏出一大把銅鈿,道:“我只有這些了,唉!誰身上還有銀子,快拿來給小風哥! 于是大家都傾盡所有,資助凌小風。 凌小風接過銅錢、碎銀一把把裝入布囊,忽然想到“鐵塔”。 于是走過去,伸手從他身上一陣摸索,找到些銀子,竟有十兩之多。 凌小風將一袋銀子納入懷中,向眾兄弟匆匆道了別,便倉皇而去。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為什么這么短? @@本來并不愛寫恐怖小說。一來怕死腦細胞,二來自己寫得太恐怖怕自己晚上睡不著。所以到這里小說就完結了。何況這也是本人以前寫的東西,沒興趣接著寫。 目前,本人打算創作另一本玄幻類的小說,希望大家繼續捧場。 兄弟們喜歡看什么內容和題材的盡管吩咐,我定不偷懶。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 @@AⅤ无码一级A片在线视频免费_欧美特级黄色视频_18禁止观看强奷免费毛片_91精品久久久久久窝窝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