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米飛小說網

    字:
    關燈 護眼
    米飛小說網 > 婚圖不軌 > 第154章 {防盜}+2

    第154章 {防盜}+2

    熱門推薦: 異世邪君,九鼎記,酒神(陰陽冕),武神,
        醫院里,醫生重新給他清洗傷口,蘇韻就坐在一旁眼睛不眨地盯著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本覺得那疼可以忍受,可被蘇韻這么緊張的一盯著,弄得他都開始懷疑是不是嚴重了。


        清洗傷口、縫針、包扎,孟允安額頭冒出少許汗水,蘇韻一直在說:“輕一點好嗎,醫生,輕一點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想笑,但的確挺疼,只能閉著嘴憋笑。


        醫生開了消炎藥,蘇韻追在后面,道:“不會有后遺癥吧,醫生?”


        那醫生笑了一聲,道:“太太,不會有什么后遺癥。十天后拆線,拆線前不要讓傷口碰水,可以用濕毛巾擦一擦。忌辛辣、忌海鮮,多食對傷口愈合有益的食物!


        “只要傷口愈合良好,不會有任何后遺癥!贬t生最后道。


        蘇韻啊了一聲,說:“哦、哦,好的!


        醫生轉頭對孟允安道:“孟總,消炎藥別忘了吃,一日三次,共五天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另一只手托著下巴,道:“嗯!


        醫生又轉頭,笑著問蘇韻:“太太,還有什么問題嗎?”


        蘇韻微紅了臉,說:“謝謝,沒有了!


        醫生道:“近期內,不要劇烈活動手臂。拆線后也可以適當地熱敷按摩,有助于血液流通!


        蘇韻忙點頭:“好好!


        醫生走了,蘇韻小跑過去,臉蛋還紅紅的,她低下頭,說:“好些了嗎?”


        男人的臉上有汗,臉色也略顯蒼白。


        “好多了!泵显拾驳,拉住她的手。


        蘇韻掙了掙,掰開他的手,四處找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站起來,奇道:“小韻,找什么呢?”


        蘇韻說:“你的衣服呢,大衣呢?不能受風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笑得不行,忙按住她的肩膀,道:“寶貝,我只是胳膊被劃了一刀,不是重傷,可以吹風,可以運動,可以……嗯,做什么都行!


        蘇韻想了好幾秒才明白他說得什么,女人眼神躲了躲,耳朵微紅。


        門外司機輕咳一聲,道:“孟總,蘇小姐,外套在我這里!


        蘇韻哦哦兩聲,跑過去拿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個子太高,蘇韻踮著腳尖幫他把衣服披到肩上。寬大的大衣下,男人的手緊緊握著她的。兩人一起回家。


        *


        孟天成病了,突然就病情惡化,連開刀手術都不需要了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單獨去看他,這個一向驕傲自負的老人,躺在寬大豪華的病房里,身形枯瘦,臉頰深陷,面色灰敗。眼睛渾濁,眼神卻如往常一般尖銳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在床邊坐下,淡淡道:“爺爺!


        氧氣罩和各種插.管都已撤下,孟允安不想去想這意味著什么。此時的他,心里沒有悲傷,也沒有高興。就如他對孟思凡來說——孟天成是他的長輩,也僅僅是一個孟家的長輩而已。


        孟天成微微抬頭,看了他一眼,緩慢道:“你來了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道:“我已經聯系好了國外的專家,明天的飛機,他們已經在研究您的病例!


        孟天成眼神閃了閃,卻沒說話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感覺胸口壓抑,他心底自嘲地笑了一聲。然后站起來,客氣道:“那我明天再來看您!


        “允安,”孟天成卻突然叫住他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腳步停下,回身。


        孟天成遙遙望著他,道:“思凡……”


        孟允安臉上沒太多表情,淡淡道:“車禍,當場死亡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微微瞇眼,想從孟天成眼中找到悲傷和痛苦。然而……沒有。


        孟天成卻是微微愣住,沒有說話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嘆了一口,正欲離開,孟天成卻再次把他叫住了。


        “你們是親兄弟……”孟天成聲音沙啞,緩慢道,“你們……”
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”孟允安打斷他的話,平靜道,“我們是兄弟!


        孟天成詫異地望著他,只聽孟允安道:“法律會給出最公正的判決,爺爺!


        孟天成嘴唇顫了顫,眼中尖銳的光突然一瞬間就沒了。整個人也變成了最普通的老人,重病時的枯瘦老人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深吸一口氣,不想多說,最后道:“您注意身體,專家團隊會盡快定下手術方案!


        然后,拉開門走了。


        床上,孟天成望著那扇門,眼神逐漸昏暗。他的床頭擺滿了鮮花和水果,他卻沒有一點胃口。


        孟家兄三兄弟綁架親侄女,轟動整座城市。長孫孟思凡逃亡途中遇到車禍,當場死亡。孟六少被控強.奸、故意殺人、綁架勒索等罪……現已被刑事拘留,還未開庭判刑。


        孟三少……自首,罪行減輕,卻也被起訴綁架未遂,同樣沒開庭。


        偌大的孟氏家族,瞬間就折掉三個少爺。


        長子孟世榮天天來醫院哀求,可他求什么呢?孟思凡已經死了,綁架了親兄弟的女兒,釀成滔天大禍,他沒有等到法院的判決,卻在逃跑的途中斃命。


        孟天成這些天一直在想,對孟思凡來說,這到底是幸,還是不幸?


        這是一道沒有答案的問題,因為當事人已經死亡。


        退位后的孟天成雖然戴上了一張溫和慈善的面具,但他骨子里仍舊是那個殺伐果斷、暴虐專.制的君.王,他習慣掌控一切,也自信掌控一切。


        孟思凡、孟新宇、孟新翰……都是他最為看重的幾個孫兒。甚至在今年過年時,他把軟禁在國外的孟思凡接了回來,再過些日子,或許他們兄弟幾人可以和解……在他有生之年,可以看到一家團圓,一個都不少。


        孟天成從來就沒認為自己做錯過?傻搅爽F在,他像是一具早已沒了新鮮血液的枯.尸,躺在病床上艱難地呼吸。他的大腦已不愿再去思考、回憶……


        他看重的孟思凡、孟新宇,不喜歡的孟允安……在他人生最后的一段時間,竟都有些重合,模糊。


        他的二孫女——孟雨菲,串通他的兄長,間接參與了綁架案。罪行可免,孟允安那邊卻難以交代。


        孟天成閉上眼,在腦海里把所有的孫兒的影像都過了一遍……


        啊,還有唐婉玲。孟天成睜開眼,略微困惑地想到:唐婉玲呢?他沒有背叛他吧?她去了哪里呢?


        孟天成雙手撐在床上,想要坐起來。然而剛剛坐起來沒兩秒又重新跌了回去,一瞬間,眼睛瞪得很大,手捂在心臟上,喘息困難。


        護士推門而入,迅速按了呼叫鈴。不到十秒,醫生快速趕來,進行緊急搶救。


        ……


        電梯門關閉前,孟允安似乎聽到了不遠處病房里的嘈雜聲,他的手放在開門鍵上停留幾秒,然后緩緩移開。


        電梯門合上,載著他緩慢下降。


        一日后,國外請的專家團隊到達醫院,連夜開會研究手術方案,最終的建議仍舊是不適合再次開刀。孟天成的心臟已經做過兩次搭橋手術,年事已高,身體機能已不適合再進行高風險的手術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第二次去看他,孟天成沒有躺在床上,而是被護士推著在外面花園里,膝蓋上搭著厚厚的毯子。


        他的目光平靜地望著不遠處玩耍的兒童,孟允安來到他身后,叫了一聲爺爺。


        孟天成擺擺手,示意護士先離開。護士微微鞠躬,離開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走到他身邊,孟天成聲音平淡,道:“其實對于你們小時候的事情,我真的記得不太多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道:“公司里事務繁忙,很正常!


        孟天成無悲無喜,似是輕笑了一聲,但再去看,他嘴角的弧度卻還是嚴肅地向下。


        孟天成道:“幾年前,在我心里,你一直是最合適的人選。思凡能力足夠,行事卻偶爾會乖戾急躁。恰恰相反……”


        他轉頭看著孟允安,雖是仰視,卻沒有一絲仰視的卑微。


        “恰恰相反,你性格乖張偏執,并不討我喜歡!彼跉馄骄彽卣f,“在公司的事上,卻極為沉穩冷靜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笑了笑,不知他這是夸獎還是貶低,故而沒接話。


        “思凡是我最疼愛的孫兒,而你……是我最看重的繼承人!泵咸斐赏h處的風景,眼中似有不解,“我一直認為,這并不矛盾!


        不矛盾,也不明白孟思凡為什么會這么做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雙手插兜,目光隨著他一起看向愿望,平淡道:“人心里所渴望的東西不同。有人渴望愛,有人渴望權,有人渴望財!


        孟天成道:“你呢?你曾經渴望什么?”


        孟允安沉默兩秒,道:“不記得了!


        孟天成沉默,孟天成給了孟思凡愛,孟思凡卻想要權。孟天成給了孟允安權,卻不料,當時的孟允安想要的卻是愛。


        多么諷刺。


        “雨菲年紀小,做了錯事,”孟天成道,“給她一次機會吧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神情未動,道:“好!


        “思凡的葬禮就別大辦了,宋妘是不是也在國內?”孟天成說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道:“是的!


        孟天成道:“問一下她的意見吧,聯系俞亞楠,她們如果沒意見……就葬在孟家的墓園吧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仍舊沒有異議,說:“好!


        孟天成望著遠處,久久沒有說話,孟允安也不說話,沉默地站在旁邊。


    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孟天成說:“把新宇的那部分股份轉移到你四叔、叔嬸那邊吧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應下。


        “我轉給了熙熙百分之二的股份。新翰……等他出來了,你來考量,是否還需要他回集團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:“是!


        “唐婉玲……”孟天成的聲音突然頓住,尾音消失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低頭看他的表情,但什么都看不出來。這個男人到了現在,還是撐著他那一份孤傲和自負。


        “唐婉玲,”孟天成道,“幫我擬一份離婚協議吧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眼睫動了動,仍是說:“好!


        過了幾秒,他補充:“有什么附加條件么?”


        孟天成消瘦的身體坐在輪椅里,一向挺直的背脊微微彎曲,聲音卻平淡而不含一絲波動:


        “北鴻河的那套房子給她吧!


        孟允安記下,道:“好的!


        “盡快擬好了給我帶來吧!泵咸斐傻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忍不住再次低頭去看他,卻見他神色仍舊平靜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深吸一口氣,說:“嗯!


        “好了,你去忙吧,我累了!泵咸斐赡抗鉀]有移動分毫,看著遠處奔跑的孩童,道:“能麻煩你幫我把護士叫過來嗎?”


        心中有激烈的情緒在翻涌,孟允安無法形容那是什么感覺。只是像一塊大石頭壓在心臟,讓他喘一口氣都十分困難。


        “好……”孟允安最后應下一個字,邁出去的步伐卻格外艱難。


        走了兩步,他回頭看——孟天成一動未動,雙手交叉放在膝上,臉上表情一如既往的威嚴肅穆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轉過頭,沉默不語地來到護士面前,簡單地吩咐了兩句。


        護士小跑到孟天成身邊,彎腰詢問了一下,然后推著輪椅住院大樓走。


        擦身而過的時候,孟天成沒有看孟允安,仍是那副表情靜靜地望著前方。


        孟允安站在原地沒動,一直看著護士推著孟天成進了大樓,才緩緩離開。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    內容有問題?點擊>>>郵件反饋
    熱門推薦
   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(陰陽冕)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
    AⅤ无码一级A片在线视频免费_欧美特级黄色视频_18禁止观看强奷免费毛片_91精品久久久久久窝窝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