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米飛小說網

    字:
    關燈 護眼
    米飛小說網 > 無奈佳人兮不在東墻 > 第122章 暮色夜微涼

    第122章 暮色夜微涼

    熱門推薦: 異世邪君,九鼎記,酒神(陰陽冕),武神,
        約莫是曉色微明的時候,與泉瞳玥繾綣了泰半個晚上的劉偲,卻了無睡意,依舊睜著一雙鷹眸在沉思。(.mianhuaang好看的小說


        劉偲十分清楚地知道這小人兒心里沒有他,可這樣多年過去,他眼里心里都是她,唯有她,是他絕不放手的,縱使……她根本就對自己無意。


        如今,光是看她在自己懷里睡的不省人事,他已經興奮的難以自持,尤其是這床上已經沾滿了她獨一無二的香甜的氣息,那么柔軟,那么好聞……


        縱使她推拒自己,以死相逼,他也斷無可能放手,如今泉瞳玥落入了自己手里,既然她對他無心,那只好用身體來慰藉他那填不滿的心魔。


        她不愛他又如何?只要能將她牢牢地鎖在身邊,什么樣的卑劣手段,他都使得出來。


        然而……


        劉偲緊緊的摟著懷里的人兒,不到那萬不得已的時候,他還是不想強逼她。他在心里細細地盤算著,如何說服她心甘情愿地嫁給自己。


        懷中累及而眠的小人兒,許是被劉偲這桎梏般的摟法給抱的不舒服了,掙了兩掙,卻又掙不開,她閉著眼睛,實在是疲累不堪,又不想醒過來,只偎著那溫暖的胸膛,拿腿碰了碰被子,以示不滿。


        劉偲察覺到懷里人兒的掙扎,這才略微松了松,然而從未得過她好臉色的他,哪里見過她這樣嬌氣的一面?又有些克制不住地去啄了啄那嫣粉微腫的櫻唇。


        昨夜的確是累著她了,她是這樣一個玉做的人兒,只稍微碰一下,都擔心她被自己碾碎了。


        因著昨夜里,兩人都是初次,天賦異稟的劉偲,雖然已經竭盡全力地克制自己,可情到濃時,正是酣暢淋漓,難以自持,饒是他再柔聲安撫,細嗅薔薇,難免有控制不住的時候。


        美人當前,也難為他時時拿捏分寸,處處陪著小心,昨晚一通夜幾乎都在隱忍,或許那暢美的時刻并不長,卻也彌足珍貴,令他回味許久。


        劉偲瞧著那粉雕玉琢的身子上,滿是青青紫紫的痕跡,看著驚險萬分。想她那般袖珍玲瓏的地方,竟然也容納了他……雖然事后他替她抹了膏子,血終于是止住了。好在覃舟那廝旁的用處沒有,他制的這特效愈合傷口的膏子倒是十分可用。


        先前在泉瞳玥陷入昏迷的時候,覃舟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調理她的身子,如今她身體里融入了他的血液,雖然看上去還是嬌嬌弱弱的模樣,可內里卻柔軟中帶著一股旁人所沒有的韌性,不似曾經那般,輕易便能折斷。<strong>最新章節全文閱讀.</strong>


        這廂看著看著,那點漆似的眸子又深沉了起來,思及昨夜里那令人瘋狂的歡愉……


        劉偲的呼吸漸漸地又粗重了起來,這廂身上邪火四竄,可懷里那一無所覺的小人兒還酣睡著,許是他渾身肌肉繃的緊緊地,驚擾著她了,一張小臉兒還貼著他的胸膛蹭了蹭,又嫌硬邦邦地硌人,略略又移開了少許,還孩子氣的賭了嘟嘴兒。


        劉偲被她撩撥的不上不下,正是難受,見她這般無意識地嬌媚模樣,哪里還忍得?


        于是乎,又俯下身,拿自個兒的薄唇,時而去碰那精雕玉琢的小臉,時而又克制不住地去親她的櫻唇,累極的泉瞳玥被這惱人的薄唇給吵的沒法子安睡,這才半瞇著翦水秋瞳,一張櫻唇嬌/喘不休地嘟囔道:“子傾,你做什么?還不住手……”


        泉瞳玥自以為是聲聲切切地懇求,哪知那聲音又軟又無力,柔媚的幾乎能滴出水來,越發地勾動劉偲身上的邪火,直教他不能自持。


        昨夜里,劉偲壓著泉瞳玥,已經是極盡忍耐地一小口一小口省著吃,也不過是略略紓解罷了,精/力旺盛的他,壓根兒就沒吃飽。如今聽到這嬌/啼婉轉,他腦中那根理智的弦,立時就崩斷了,先前不過是咬牙死死挨住罷了,這會子哪里還收得?


        他深深地凝視著她:正是擁雪成峰,挼香作露,竇小含泉,菽發初勻,玉山高處,小綴珊瑚。憶及此中滋味?直道,難以言述。


        一時間,帳內只聽得女子嚶嚶哭泣,又聽得男子隱忍祈求,先是婉轉哀求,再是低啞粗喘,然而巍巍顫顫,心動神搖,皓齒皦牡丹之唇,珠耳映芙蓉之頰,既恣情而乍疾乍徐,亦下顧而看出看入。


        真個兒是:錦帳鴛鴦,繡衾鸞鳳,一種風流千種態,道千金一刻須憐惜,耳邊造就百般聲,夜深不肯教人睡。


    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      等到泉瞳玥再次醒來,已是掌燈時分,彼時,她的脖頸靠在玉枕上,整個身子泡在溫暖的泉水里。她半瞇著眼睛,看著夕陽的余暉消失在天際,周遭的燈籠紛紛被點亮,泛著星星點點的柔和光芒。


        不多時,身后有水聲響起,不等她轉頭,便被抱進了一個溫暖寬厚的懷抱里,細碎的吻落了下來,劉偲帶著滿滿地笑意問她:“嬌嬌,可緩過勁兒來了?”


        泉瞳玥被他癡纏了一天一夜,哭求告饒了無數回,統統被他置之不理,甚至連用飯,都是仆婦送到門邊,劉偲再端進來,扶起嬌軟無力的她,一口一口慢慢喂著。


        劉偲一把摟過泉瞳玥,將她拘在自個兒的懷里,又掬起一捧溫泉水,澆在她瑩白如玉的香/肩上,慢慢地,鼻息又漸粗/重。


        他俯身去親她的嫣粉的櫻唇,口里喃喃地道:“玥兒,你如今身子都給我了,也只能嫁給我了……”


        “你心里要有個準備,等過兩日,我是勢必要差人去懷府提親的,或是去宮里求一道圣旨,這次可不管你那姑母答不答應了……”


        泉瞳玥心里驚了一跳,看來該來的還是躲不掉。她前個晚上過來,以為這魔星得到了她的身子,執念就該沒這樣深重了,何況自己除了害他受傷之外,壓根兒就沒對他干過一件好事。想不到……


        劉偲殷殷期盼地看著懷里人兒,卻見泉瞳玥依舊出神地看著不遠處的燈火,似是壓根沒把他放在眼里,他見她總是這般作態,心里難免動火。


        等了半響,依舊沒聽到回應的劉偲,陰著一張臉,不依不撓地將泉瞳玥按在懷里,死死地瞪著她,隔了好半響后,方才嗤笑一聲,冷道:“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,你以為你還有反抗我的余地?我不過是知會你一聲罷了!


        泉瞳玥白著一張小臉,一時間也沒了主意,她也許隱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,去了一趟西北,發生了那樣多的事兒,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。


        劉偲看著她那有些黯然的神情,在心里暗暗嘆了口氣,若非必要,他也不想鬧到這個地步,天知道,他比任何人都要珍惜她,又怎么舍得逼迫她?可她總也將自己往外推,自己尊重她,卻換來她冷漠以待,以至于逼得他不得不這樣做。


        玥兒,我究竟該拿你怎么辦呢?


        劉偲心里煩悶,又從泉瞳玥的背后貼上來,去親她的嘴兒,吻著吻著,這氣息便又粗/重了,他狠狠地咬著她的櫻唇,不多時,泉瞳玥感受到了抵在她身上的熱度漸漸加深,急的趕忙擰著腰去推他,口里含糊不清地道:“子傾,我不想這樣,這是在外面!


        劉偲一邊輕啃慢舐著她的香腮與脖頸,一邊笑道:“在這院子里,誰敢看我們?早都躲的遠遠兒的了!


        泉瞳玥被迫仰著脖子,斷斷續續地軟聲求饒,那魔星哪里肯聽,只下了狠力氣折騰她,她睜著眼睛,卻覺得眼前氤氤氳氳,白茫茫一片,旁的什么早已離她遠去,只剩眼前這眼里蘊藏著瘋狂的男子。


        許久之后,緊繃、壓抑又暢快地低吼聲響起,劉偲已到了魂不附體的極樂處,他從背后死死地箍著泉瞳玥,兩人完全貼合,極致暢美之時,那句溢滿心口的愛語就要脫口而出:“玥兒,我……”愛你。


        可他雙眸煜煜生輝地垂頭看她,卻見她面色痛苦,似是在苦苦捱著,這一次,她依舊痛的死去活來,只是一味地淺吟啜泣,甚至連求饒都沒有,不過是生生受著罷了,劉偲見她這般,那話便又咽了回去。


        隔了好半響后,他終于從她身后退了出來,整個人終于放松了一些,抱著嬌/軟無力的她靠在岸邊休息。


        劉偲細細地審視著剛剛被自己狠狠疼/愛過的小人兒,只見她容色絕艷,膚光勝雪,賽雪欺霜,端的是昳麗模樣,她失神的眸子里滿是哀戚,眼角處還盈著欲墜不墜的淚珠兒,叫人看了,十分心憐。


        事畢,劉偲將她仔仔細細地打理了一番,又拿了寬大的披風將她裹住,就這般抱著回了房里。


        到了夜里,劉偲好似不知饜足一般,總是需索,泉瞳玥被他折磨的面色發白,整個人在半夢半醒之間沉沉浮浮,已是無力再求饒,只是由著他去了。


        直至后半夜,泉瞳玥累極暈厥,劉偲方才罷手。其后兩人鴛鴦交頸,相擁而眠。


        這般日子又過了兩日,泉瞳玥幾次三番軟著身子,放低身段,提出要回懷府,卻被劉偲冷著臉一一拒了,其后她甚至只是在園子里稍微走個兩步,身后都有兩個腰圓腿粗的仆婦緊緊跟著。


        不僅如此,但凡是劉偲看不到的地方,總有人不遠不近的跟著她,兩個看似無比親密的人,卻因著種種的誤會與猜忌,彼此的心卻越離越遠。


        泉瞳玥雙手托腮地看著窗外自由歡快的鳥兒,心里難受至極,也許自己合該有此下場,瞞了他兩年,那魔星又是個輕易不肯妥協的……


        她思來想去,便在心里做了一個決定。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    內容有問題?點擊>>>郵件反饋
    熱門推薦
   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(陰陽冕)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
    AⅤ无码一级A片在线视频免费_欧美特级黄色视频_18禁止观看强奷免费毛片_91精品久久久久久窝窝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