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米飛小說網

    字:
    關燈 護眼
    米飛小說網 > 無奈佳人兮不在東墻 > 第76章 裊裊城邊柳

    第76章 裊裊城邊柳

    熱門推薦: 異世邪君,九鼎記,酒神(陰陽冕),武神,
        先前曾說過,鏡朝風氣十分開放,不管是白日還是晚上,出游逛街的仕女比比皆是,泉瞳玥在家風甚嚴的懷府里,這樣單獨與男子出門卻是從來沒有過的,極限也就是跟表哥兩個一同出門。(.)


        泉瞳玥是第二次來這紫東閣,第一次已經兩年以前了。


        劉偲牽著泉瞳玥緩緩往前走著,穿過了彩帛門樓之后,來到一棟三層大樓前。


        原來這兩年里,紫東閣又有擴建,曾經的三層樓顯然已經滿足不了蜂擁而至的饕餮食客,因此在這三層樓的臨近,還擴建了四座三層大樓。


        如今這五座樓相互之間,架設著裝有護欄的凌空飛橋,彼此連接起來,有的飛橋蓋有避風擋雨的屋頂,可觀看十里御街的街景,有的則是露天飛橋。


        樓前大門前正中的梯檐上,飾有花鳥,檐下垂著流蘇,門上牌匾書著龍飛鳳舞三個大字“紫東閣”,正是劉偲他爹劉富貴所寫。


        泉瞳玥見到這宏偉巍峨的幾棟樓,有些驚愣:“子傾,這里是紫東閣?怎地瞧著和以前不太同了?”


        劉偲笑了笑,沒說話,牽著她往廊廳里走,大約走了百十來步,視野便開闊了起來:除了大廳之外,回廊左右各有一個天井,旁設無數隔間,提供給不想被人打擾的客人們用餐。


        這紫東閣里的小二,那都是極有眼色的人,見是劉偲來了,趕忙誠惶誠恐地迎了過來,畢恭畢敬地打躬作揖。劉偲卻只是擺擺手,表示不需要他,隨即拉著泉瞳玥,抬腳往二樓走。


        二樓的每個雅間的門口,都掛著珠簾子,門上方則掛著繡匾,匾上書的名字也不盡相同,比如劉偲帶泉瞳玥去的清蓮間,門口不光刻了字,還掛著一盞蓮花造型的燈,這雅間里的擺設自然也是別有致趣。


        先前也說過,這永樂城里大大小小的酒樓,誰也越不過這紫東閣。不然這頭一份的酒樓也不會擴建的這樣利害。


        卻說這紫東閣里極上乘的菜肴,精細可口的連在皇宮里吃慣了山珍海味的鏡仟帝,也難以忘懷,時不時地還穿著便服,拖家帶口地登門品嘗。


        小二先是端了一個朱漆描金繪牡丹的攢盒上來,打開一看,六棱格子里頭,分別擺滿了旋炒銀杏、糖漬栗子、蜜汁櫻桃、沙苑榅桲,玉荷包荔枝,香乳小丸兒,都是些既新鮮又十分可吃的東西。


        泉瞳玥畢竟還是個十四歲的小姑娘,她盯著這攢盒,就有些挪不開眼了。


        那劉偲倒是可恨,當著她的面兒就把蓋子給關上了,泉瞳玥嗔了他一眼:“你叫人端上來,卻不許我吃,又是要怎么呢?”


        劉偲伸出修長的手指點了點泉瞳玥的俏鼻,低低地笑了起來:“你那貓崽子似的胃口,若是吃了這些,一會兒該吃不下正餐了,這些個零嘴兒,是待會給你在路上吃的!


        泉瞳玥想了想,好像也是這個道理,也就不再打那攢盒的主意了。


        不多時,跑堂的小二又秀了一把手藝,只見他左手和右臂上都托著摞到三、四層的碗碟,晃晃悠悠地朝雅間走來。


        原來他端上來的是一整套擦地蹭亮的銀質壺、杯、盤盞,果菜碟子,水菜碗等等,細細看去,這些器具都是最精最潔的,小二拿了布巾子又擦了兩擦,這才熟練又麻利地按照順序,一一擺在兩人的面前。


        將將擺好后,菜品就陸陸續續地端上來了,泉瞳玥不著痕跡地數了數,先是上了一輪,金乳酥、水晶龍鳳糕、玉露團,羊乳羹。


        再來便是主菜了:紫蘇魚,蓮花鴨簽,虛汁垂絲入爐炙羊,蔥潑兔,二色腰子,玉棋綠葵菜,香烤鹿筋和鹿脯兩吃,這其中,還有一道泉瞳玥從未見過的菜品——烤驢鬃駝峰。


        劉偲細細地給她講解:卻說這烤駝峰,是從西域傳來的一道菜,在烤前,將駝峰切成薄片,再加以各種香辣作料,烤熟后味道鮮美,口齒留香。


        這樣一大桌子的菜,只怕要七八個人才能吃的完,泉瞳玥暗暗思忖著。


        期間,劉偲自個兒沒用多少菜,全是半哄半騙地喂給泉瞳玥,她口味偏淡,雖吃不得辣,卻因著這菜美味可口,而比平時胃口好了些。尤其是那駝峰肉薄片,她還忍著辣味兒多用了兩箸。


        這下可好,一張櫻桃小口被辣的紅艷艷不說,一雙動人明眸也氤氳出了水光。(.無彈窗廣告)


        劉偲垂頭看過來,卻見身側挨著的小人兒面色薄紅,鼻翼翁動,連連抽氣,櫻唇微微張開,小手兒放在唇邊快速扇著,十分嬌憨可人。


        他見她辣成這樣,不由得將佳人一把摟在懷里笑道:“小饞貓,明明吃不得辣,還要貪嘴,你不會放在水碗里沾一沾,去了辣味兒再吃嗎?”


        話音剛落,也不等懷中人兒作何反應,劉偲俯身就吻了上去,他撬開了她的小嘴兒,一條游龍長驅直入,在她的檀口里好一番肆虐。


        泉瞳玥被這魔星親的渾身乏力,頭暈目眩,末了,只能氣喘吁吁地軟倒在他懷里。


        待平靜了片刻,泉瞳玥恨恨地推了劉偲一把:“吃飯就吃飯,做什么動手動腳?”


        劉偲得了便宜還賣乖,他砸吧了下薄唇似在回味道:“冤枉!我這不是在幫你嗎,你是不知道……親嘴兒可是最快速解辣的法子,不信你看,親完了之后可還覺得辣?”


        泉瞳玥這才發覺,口腔里的確是不如先前那樣火辣辣的了,只是這祛辣的法子也實在是太羞人了……


        自打認識了這魔星之后,她的臉皮也變得越發厚起來了……泉瞳玥有些麻木地思忖著。


        劉偲又哄又親地將泉瞳玥摟在懷里,細心體貼地喂著她,泉瞳玥拒絕不得,也就由著他去了。


        雖然劉偲是有心多喂她一些吃食,奈何泉瞳玥本就食量小,只吃了幾筷子菜并一塊水晶龍鳳糕,也就停了口。


        劉偲見泉瞳玥吃的少,連忙哄勸道:“好玥兒,你再吃點兒吧,本就是紙片兒一般的人物,這吃飯還是一粒一粒在數著吃,我抱著你的時候,身子輕地跟羽毛似的,根本沒得什么重量,我都不敢使一點勁兒,生怕勒疼了你!


        “我是真的吃不下了,和平時比起來,今日吃得算多的了!比h推著劉偲,連連搖頭道。


        她說的倒是實話,有的時候,她甚至連一小碗飯最頂上的一層米都還沒吃完,就?曜恿。


        劉偲聞言,又拿了個淺口小銀碗,盛了半碗羊乳羹遞到泉瞳玥的嘴邊,耐心地哄道:“若是實在吃不下,好歹喝點兒乳羹吧,這乳羹紫東閣做的不錯,一點兒膻味都沒有。你若是能多喝兩口,我下回就帶你去龍津橋南邊的夜市街吃小吃去!


        泉瞳玥聽到那龍津橋南邊的夜市街,雙眼就放出光來,她長成這樣大,還從未去過那兒,自然十分好奇。


        劉偲見她意動,自是趁熱打鐵的將乳羹又喂到她唇邊。泉瞳玥拗不過這魔星,若是不喝,又怕他塞些其他吃食給她,于是乖順地就著他的手,啜了一小口,哪知這羊乳羹的確做的很好,香濃絲滑不說,還帶著一點兒甜味,十分可口,她舔了舔櫻唇,又喝了兩口。


        劉偲一直注視著她喝乳羹的模樣,點漆似的鷹眸驀地變得深邃起來……


        “這乳羹喝著口感很好,可惜我實在是吃不下了!比h推開劉偲遞過來的勺子,仰起頭,有些遺憾地道。


        “當真好喝?那讓我也嘗一嘗……”劉偲說著,趁她不備,就低頭覆上了那渴望已久的櫻唇,他含著她的唇舌,狠狠地吸吮了一番,好半響后才放開她,低低一笑:“嗯,滋味的確是不錯……”


        泉瞳玥拿這魔星沒轍,少不得被他得逞了,劉偲將她按在懷里,好好兒憐愛了一番,方才罷手。


        劉偲放開了她之后,這才開始吃著桌上已經微涼的飯菜,先前只顧著喂泉瞳玥了,他自己倒是沒怎么吃的,雖然劉偲吃菜的樣子,看著也還斯文有禮,只是他這吃飯的速度與食量,倒是令人開了眼界,末了,那七、八人份的飯菜,愣是被他打掃的幾乎不剩下些什么了。


        這一頓飯足足用了小半個時辰,兩人才出了雅間,饜足之后的劉偲,嘴角還噙著一絲笑,那春風得意的模樣,十分欠打。


        劉偲怕泉瞳玥積食,兩人慢慢地在御街上走了一段路,這才往馬車?康牡胤叫腥。


        兩人上了馬車之后,泉瞳玥還惦記著劉偲先前說的夜市街,少不得又問了起來。


        實際上那地方她也聽書院里的姑娘們提起過,卻是從來沒去過的。而小姑娘對于自己沒去過的地方,總是有些好奇的,且聽說那里有許許多多可吃的東西,就越發想著要去見識一下了。


        劉偲為了勾著她,自然也是要說些著名的小吃,什么夏日夜里,那夜市巷子里擺些沙糖冰雪冷丸子,荔枝膏,沙糖綠豆甘草冰雪涼水,酥酪香糖冰碗,等爽口的吃食出來賣。


        到了秋日夜里,則是賣蜜煎雕花,甜棗奶酥,棗泥栗子糕,豆沙團子。冬、春日夜里,賣熱騰騰的滴酥水晶鲙,紫蘇膏,留仙羹,熟兔肉。且每一樣小吃的價錢都不超過十二文。


        泉瞳玥雖然吃的很飽,卻仍是一臉向往地盯著劉偲,他翹起嘴角,啄了啄她的櫻唇,他哪會不知道這丫頭的心思?


        劉偲捏了捏泉瞳玥的小臉道:“有機會自會帶你去的。哎,先前怎么沒發現,原來我的玥兒,還真是只饞貓兒!


        兩人又歪纏了一陣子,馬車終于是行到南郊了,劉偲將泉瞳玥抱下馬車,不遠處那古老的矮層建筑,就是月老祠了。


        抬眼望去,月老祠一側有兩棵聳立百年的蒼天大樹,大樹根部的位置分別擺有小壁龕,里頭擺著香燭、果子、插香用的爐子。


        最吸人目光的,還是那樹干上綁著的千千萬萬個紅綢,劉偲拉著泉瞳玥湊近看了,那紅綢下邊系著寶牒,上面寫的都是些祝愿美好的話語。


        “我也去拿兩個寶牒和紅綢來,你站在這兒不要走開了!眲朴痔嫒h理了理幕籬,見捂得嚴實,這才放心地轉身往月老祠走了。


        他才將將走了幾步,卻見不遠處有一道極為熟悉的黑色影子,劉偲蹙了蹙眉頭,抬腳追了上去。


        這邊泉瞳玥正站在樹下看著寶牒上的文字,卻見一名二十五六上下的男子朝她行來。


        只見他:身著銀線繡日月紋朱色對襟、闊袖便常服,英挺的劍眉之下是一雙能夠透析人心的深邃眸子,高挺的鼻梁下,是棱角分明的薄唇。那略微上翹的嘴角,好似隨時都保持著溫和笑意。


        這般品貌,端的是劍眉朗目,挺鼻薄唇,身如玉樹,器宇不凡,除開那沉穩雍容的氣質之外,此男子的面容與劉偲有五、六分相似。


        他面上泛著淺淺笑意,朝著泉瞳玥略略頷首。


        泉瞳玥慣是個不會與陌生人打交道的,她也禮貌性地彎了彎身子之后,便垂首靜靜地立在一旁等著劉偲。


        那男子端詳了她半響,卻是開口說道:“姑娘可知為何人們都愛在這兩棵大樹上綁紅綢許愿?”


        泉瞳玥雖然聽得個真切,卻也不答話,然而這男子并不在意她的態度,而是自顧自地說起來:


        卻說百年以前,這月老祠附近的村子里,有一對互相戀慕的年輕男女。男子長到十八歲時,朝廷派人來村子募兵去鏡北打仗,離別在即,兩人趁夜偷偷兒來到這月老祠旁的樹下,互定終身。


        男子參軍走后,女子每日都來到樹下,在樹干上纏上一條綢布,在心里默默地許下“讓他平安歸來”的愿望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

        有那村子里的人經過碰見,都會好奇地問上一句:“你今日又許了什么愿?”


        那女子只是笑了笑,垂首不語。


        五年時間轉瞬而過,朝廷傳來好消息,鏡北的戰爭結束了,然而女子翹首期盼的男子,卻沒有回來村子。


        彼時,樹上已經纏滿了布條,綠色的樹葉兒與紅彤彤的綢布交織在一起,顯得格外刺目。女子淚流滿面地望著這一樹的綢布,心里猶如針扎一般的疼痛。


        又過了五年,男子依舊沒有消息,村子里頭對于他的說法各異,有的說他立了軍功,留在北城里享福,有的說他在戰爭中受了嚴重的傷,不想回來連累女子,默默地客居他鄉,更多的說法是,男子戰死沙場,再無法回來……


        女子的父母勸她不要再等,找戶老實人家嫁了,消息放出去后,附近的村鎮,陸續有人上門提親,可癡心的女子都一一拒絕了,在漫長的等待與思念中,女子日漸憔悴,親人們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
        在他人看不到的地方,女子依舊每天去月老祠的樹下,癡心不改地纏上一條綢布。


        終于有一天,父母替女子決定了一戶人家,這一次,女子并沒有反抗,她只是一個人默默地坐在樹下,目光沉靜地望著鏡北的方向。


        轉眼間就到了婚禮當天,迎親隊伍敲鑼打鼓地來到了女子家,卻遍尋不著新娘子。


        大家四散去找,終于見到一名穿著鮮艷喜服的女子,靜靜地躺在綁滿了紅綢的樹下,面上帶著一絲微笑,雙眸緊閉,她永遠地睡了過去。


        說到這里,那男子深邃的眸子,牢牢地盯著泉瞳玥,頗有深意地道:“久而久之,附近的年輕男女,都喜歡在這兩棵大樹上綁紅綢,然后在寶牒上寫上自己與心儀的人名,他們虔誠的祈禱,彼此能夠相守終老!


        泉瞳玥不知為何,心里驀地涌現了傷感,她張了張口,想要說些什么,卻覺得喉嚨干澀,終究沒有說出話來。


        男子見她沉默,卻也不再多言,兩人就這樣靜靜地站在樹下。


        不多時,劉偲疾步而回,他見玥兒旁邊竟然站了一名身形熟悉的男子,心中一緊,趕忙施展了輕功回到樹下,其后神情戒備地一把將泉瞳玥拉進懷里。


        男子見是劉偲,也不回避,卻是嗤笑一聲道:“阿偲將她護的嚴嚴實實的,可見十分愛重!


        劉偲一見到這人,就氣不打一處來,這廝不好好兒在皇宮里政務,倒是跑來湊他的熱鬧!


        原來此男子正是鏡仟帝旈戚,而先前將劉偲引開的黑影,則是剛剛冊封的鏡北王殿下,旈臣。劉偲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人,其實在他心里,早就已經將旈戚與旈臣兩兄弟罵了個通遍。


        他先前還在納悶,旈戚這廝怎地如此好說話,竟然還好心替他出主意,原來卻是都在這兒等著他呢。


        旈戚見這魔星面皮發黑,似要發作,趕忙揚聲喊道:“阿偲,怎地也不介紹一下你身旁這位姑娘?”
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介紹個錘子介紹!


        劉偲被他這招先發制人給氣的仰倒,卻又顧忌泉瞳玥在場,發作不得,只好低頭對只到他肩膀高的泉瞳玥解釋道:“這人是我堂哥,不過他腦子不太好使,常常會犯癲病,你大可不必理會他!


        旈戚見自家兄弟如此抹黑他,有些好笑地對劉偲說道:“還真是個過河拆橋的,這月老祠還是我告訴你的地方,阿偲,你就是這樣對待恩人的?”


        你算是哪門子恩人?我老爹都到不惑之年了,仍在努力攢錢,還不就是為了你這廝!劉偲在心中暗罵道。


        他可沒心思應付旈戚,只拉起泉瞳玥,頭也不回地就往月老祠里走,末了,還以密吟訣對旈戚道:“你再啰嗦半句,當心我拆了你的御書房!


        旈戚笑瞇瞇地目送著那兩個人進了月老祠,然后撇頭對站在不遠處的旈臣道:“連阿偲那棒槌都找到心上人了,真令人匪夷所思!你們見到他著緊那玥兒的模樣沒?嘖嘖,還真是……”


        “我見阿偲這個樣子,護玥兒護的緊,只怕去鏡北的計劃還要調整一番!庇钟幸坏狼謇手晱臉浜箜懫,待人慢慢走出來,正是一襲月白色長衫,面冠如玉,氣質高華,原來是覃舟。


        “此去鏡北,有他無他都一樣,我須得盡快過去!泵娓残F的男子,則是旈臣,他身著墨色武服,平靜無波地說道。


        如今鏡北雖然有阮如虹鎮守,然而近日北邊冰封國頻有動作,隱隱有起兵的勢頭,等日光海峽冰封期一到,只怕日光城又有一番惡戰。


        “這鏡北我是一定要跟去的,左右松竹書院也就那點子事兒,辭了便也辭了!瘪圩旖锹N起一絲笑,他不像阿偲,反正身邊沒個牽掛,輕重緩急還是十分拎得清的。


        “……還是早些兒走吧,我怕阿偲那魔星惱了我們,事后清算可就不好了!睌槠菖c劉偲相處的最久,這廝犯起渾來,十分令人腦仁疼,當年在清峰雪山上,旈戚沒少替他這位堂弟善后。


        而今日攛掇旈臣與覃舟一道來湊熱鬧的人,卻正是他,劉偲這魔星可不會因為他身份尊貴就不揍人,早些兒身退才是明智之舉,旈戚暗暗思忖著。


        幾人也就說了小一會兒的話,便各自散去了。


        而月老祠里,劉偲卻正因為閑雜人等太多,而陰沉著一張臉。一無所知的泉瞳玥見他面色不好,這才拉了拉他的衣袖道:“這是又怎么了?”
    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    內容有問題?點擊>>>郵件反饋
    熱門推薦
    異世邪君 九鼎記 酒神(陰陽冕) 武神 長生界 無上龍印
    AⅤ无码一级A片在线视频免费_欧美特级黄色视频_18禁止观看强奷免费毛片_91精品久久久久久窝窝网